企业信息

当前位置:五粮液加盟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 > 企业信息 > 徽酒需要的是“大支持”

徽酒需要的是“大支持”

来源:http://www.fakyea.com 作者:五粮液加盟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 时间:2020-01-07 08:54

  

  

  当下白酒行业的混改正如火如荼,山西的汾酒、河北的衡水老白干已经迈开步子,四川、贵州企业也都有了现实路径,而作为名酒集中地的安徽,改革的步子却慢了很多。

  

  近日,安徽省经信委发布了《安徽省十三五食品产业发展规划》(下称《规划》),规划称将支持安徽省重点白酒企业的兼并重组,组建一批规模大、竞争力强的白酒企业集团。规划称:未来将挖掘本土白酒的文化底蕴,培育壮大徽酒品牌,大力推广徽酒品牌,提升徽酒知名度和忠诚度,打造徽酒品牌新形象,推动徽酒企业做大做强做优,冲进白酒行业第一方阵。

  

  规划显示,安徽省发改委志在让徽酒产生第一阵营的大型酒业集团,此前,古井集团也明确提出要冲刺百亿,回归三甲的目标。

  

  然而,现实问题是徽酒阵营内古井贡、口子窖、迎驾贡、金种子等均为上市酒类公司,体量不小,相互间的并购重组难度很大,除非是安徽省政府以行政力量介入企业的并购,否则基本没有可行性,但政府对企业的行政干预能否卓有成效?

  

  如果抛开四家上市公司,徽酒领头企业对省内中小企业进行并购重组有一定的可行路径,但这种增长模式对企业的未来发展作用不大,效果不明,古井贡舍弃省内企业而收购湖北黄鹤楼酒业足以说明这一点。

  

  所以,安徽省政府出台的这一发展规划或许有政策优势,但实际意义并不明显。

  

  组建大集团,不现实

  

  《规划》称:未来,安徽省制造的食品中,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占比提升至50%,农副食品加工业比例降低,实现食品产业由初加工为主逐步转向高、低附加值产品均衡发展的局面。而实现这一目标的路径,就是组建大型的集团公司。

  

  那么,徽酒是否真的需要一家大型酒业集团来彰显整体实力,答案是肯定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尤其是在当下徽酒群狼效应凸显,简单粗暴的组建大酒业集团并不适合眼下徽酒的市场竞争。

  

  《华夏酒报》记者调研发现,作为政府部门安徽省经信委确实有打造大徽酒集团的想法,作为安徽省经信委党组书记、主任的牛弩韬此前还任职亳州市市长职务,可以说对白酒产业尤其是古井集团极为了解。

  

  但企业间的兼并重组不能靠着政府的一腔情愿,在政府层面上,《华夏酒报》记者注意到在安徽省政府于2009年颁布的《安徽省轻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有这样的表述:整合区域内有影响力的白酒企业,组建强势企业集团。但显然,这样的规划目前还只是落到了纸面上,并没有有效形成从政府到企业的政策扶持和产业推动。

  

  2012年,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曾发布《安徽省白酒行业生产经营情况调研报告》,报告明确表明:安徽省内的白酒生产企业众多,存在市场竞争过度的情况,这种局面造成白酒产业过于分散,削弱了省内大型企业的竞争力,使得原本有限的财力、人力资源投入在省内市场竞争中,特别是与省外大型白酒企业相比,安徽白酒行业缺少特大型龙头企业;同时,主要白酒产品结构偏重于中低层次,省外市场开拓能力有待提高。

  

  《安徽省白酒行业生产经营情况调研报告》也指出,安徽白酒企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提高企业战略规划的制定实施能力及企业规模扩张能力,实施大集团、优品牌的发展战略。通过实施企业间的兼并重组和优化组合,组建大型白酒集团。

  

  这份调查发布的时间在2012年,也是整个白酒行业黄酒周期的末年,彼时,省内古井贡、口子窖、迎驾贡和金种子、宣酒等正异军突起,古井贡已经后来居上成为徽酒新的老大哥,销售规模也接近40亿元。

  

  不过,放到整个白酒行业横向对比看,2012年是白酒百亿俱乐部最为昌盛、成员最多的一年,这一年,茅台、五粮液还在百亿之内,同样处于百亿的还有泸州老窖、洋河和后来居上的郎酒和汾酒。显然,古井贡被落下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而这一时期,或许也是组建大徽酒集团的最佳时期,彼时尚未上市的迎驾贡和口子窖体制还比较灵活,市场也多局限在省内,政府主导企业并购效仿江苏的苏酒集团模式尚有可行,但依旧阻力重重,未能成行。

  

  企业不积极,政府再积极也无济于事。况且,2015年伴随着口子窖和迎驾贡的陆续上市,这种企业间的并购重组行为则更加复杂。

  

  规划执行层面,多落地

  

  川酒有六朵金花,徽酒为何不能有自己的六朵金花?

  

  安徽立足于淮河名酒带,具有天然的酿造环境,同时立足于中东部,区域辐射能力强。尽管,有观点认为,从目前以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为代表的徽酒板块来看,无论从市场影响力还是品牌号召力,离徽酒第三极(相比于川酒、黔酒两极而言)的战略目标相差甚远,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徽酒还属于短小精悍型,离身强力壮型有较大距离。

  

  不过,以四家上市公司领衔的徽酒在经历了酒业调整期后都已经开始进入复苏状态,古井集团已经突破70亿营收规模,并开启了双名酒、双百亿的战略规划;迎驾贡和口子窖也都接近30亿规模,迎驾重点发展白酒和饮料(水)两大产业,着力打造百亿迎驾、百亿野岭、百年品牌;金种子则开始主打健康酒战略,主打产品和泰苦荞酒也开始在各市场发力;宣酒的产品和资源持续聚焦,并逐步开始了外围市场的拓展……

  

  毫无疑问,徽酒版块的影响力和重要性正在走强,而由此带来的产业变革和行业格局也在发生变化,但需要说明的是,相比于江苏、四川等省份来说,安徽对白酒产业的支持力度明显不足。

  

  无论是上文提到的《安徽省轻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还是近期的《安徽省十三五食品产业发展规划》,都仅仅只是一个画大饼而不落地的规划,四家白酒上市公司在各区域都是当地的重点骨干企业,却依旧缺乏来自省级层面的产业政策支持。从这些省级文件出台来看,甚至都没有专门的针对酒类产业的规划方案。

  

  以安徽金种子酒为例,国企改革尤其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对于金种子这类区域性企业来讲,往往被视为企业跨越式发展的一大利器,目前汾酒、衡水老白干都在开始践行这条路径,但金种子在国企改革的道路上却是一波三折:计划引进复兴集团却仅18天就终止、三报改革方案没结果,而政府披露的信息显示金种子国企改革仍在职工安置阶段。

  

  有媒体报道,金种子酒一位高管私下表示,公司领导班子和几千名员工都想改革,迫切希望改革,并一直在想办法努力推进,近几年做了三次改革计划和方案,但报上去后就没了下文。

  

  金种子集团董事长宁中伟有时也很无奈,不是企业不愿搞资本运作,我们想并购包括同行和跨界,手上也有一些好项目好资产,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做就能做的。

  

  所以,对于徽酒企业来说,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政策支持和政府放权,让企业有更大的自主权和创新力,而不是定下云里雾里、纸上谈兵的规划。

  

  《华夏酒报》记者也注意到,作为安徽省政协委员、曾任安徽古井集团董事长的余林曾呼吁,安徽要成立专门的酒类管理部门。在余林呈报给安徽省政府的文件中,明确提出,把白酒作为安徽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性产业,成为增加收入、调整结构。受益于区域名酒的推动,反过来也推动着区域名酒成长为全国名酒,因此,区域板块的发展至关重要。

  

  尤其对于当下,尚处于调整期的酒行业来说,作为传统的民族产业,白酒需要的还是能够落地的大政策、大支持,而不是一定要快速组建什么大集团、大产业,况且,有了强有力的支持后,大的产业集团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

本文由五粮液加盟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企业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徽酒需要的是“大支持”

关键词: 企业信息